您的位置: 临沧资讯网 > 美食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三百八十三章 紫金血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7:29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三百八十三章 紫金血

如果要问,在混乱城里谁控制着最多的强者,那当属故乡无疑。

不管是十方诸国还是北方大陆,强者的定义都是以神品强者作为最低的标准,当然了,也有一些人觉得,只有真实力量境界的存在,才能够被称之为强者。

不过即便如此,故乡所控制的强者数量,依然冠绝整个混乱城。

看起来故乡不参与任何的争斗,实际上却并不如此,故乡在混乱城最大的利益点就在于混乱。

因为混乱就需要打手,打输了的人就要找故乡借人

,也可以说是雇佣,然后借到人后再打回去,而一旦另一方要输了,故乡又会把人借给对方,就这样一直维持着双方的混乱与仇视状态。

看起来就类似于地球上的某国以军火起家的国家,都是发战争财的。

当然了,混乱城中的势力与族群,都知道故乡打的是什么主意,可是他们对此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很大程度上就是混乱的利益者,所以他们不可能去反对混乱城的混乱。

再者故乡的强大,使得其他势力与族群也不敢去招惹故乡,而且他们谁没有一两个仇敌,一旦真的与故乡结仇,指不定故乡就会支持他们的敌人,将他们彻底的抹杀。

神木林现在就坐在故乡在混乱城的总部之中,等待着故乡在混乱城的负责人面见。

故乡是个很奇怪的组织,他们就像是一个大杂烩一样,什么买卖都做,什么人都收,亡命徒、罪犯、恶棍、丧家犬、叛逃者……

他们对于外围成员,没有任何的限制,就如海则也是故乡的外围成员。

可以说,故乡是最没底线的组织,有些时候,两个敌对的组织同时雇佣了他们,他们也会毫无顾忌的人相互厮杀。

而能够坐镇混乱城,风狂施就是故乡里最没底线的一个。

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才是真实的,其他的一切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

风狂施从内堂走了出来,与神木林对视了一眼,坐到主座上。

“神木族长,不知道你此番前来,有何指教?”

“风会长,我想雇佣你们故乡的人。”

“这似乎不需要来找我吧,我的每一个下属都能处理这种事。”风狂施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我想雇佣的不是普通的故乡会成员哦!”神木林说道。

“哦?那你想雇佣什么人?难道是想雇佣我?我的价格可是很高的。”

神木林笑了笑:“如果风会长愿意接受我的雇佣,我当然会给出一个恰当的价钱。”

其实神木林的话还算是委婉的,风狂施的实力,在故乡会里绝对算不上出众,可是他玩弄权术手段,却能让所有人心惊胆寒。

风狂施也是笑了笑,没有深究下去,他也知道自己所擅长的并不是战斗,至少他与故乡会里的那些至高强者相比,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风会长请过目。”神木林将打开放在身边桌子上的锦盒,锦盒内摆放着一块颜色鲜艳的紫色石块。

风狂施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猛然抬起头看向神木林:“紫金血!好大的手笔。”

“这不是佣金,是我送给风会长的礼物。”神木林微笑的说道。

风狂施笑着摸了摸下巴,很显然他是心动了,紫金血可不是凡品,普通的三种血矿赤血、蓝血、金血,最高的金血与这紫金血相比,价值相差了也不止千百倍。

“神木族长开玩笑吧,紫金血都只是礼物,那么你所带来的佣金,又该雇佣什么样的人?”

“我想雇佣两位半神存在。”神木林认真的看着风狂施。

“额……呵呵……”风狂施大笑起来:“神木族长,你在开玩笑吧,我这小小的混乱城分会,在这混乱城中自保尚且勉强,何来的半神成员?”

神木林却是不以为然,风狂施这么说的目的,不外乎是索取更多的好处。

只要给的起价钱,在故乡会里,就没有雇佣不到的人。

“风会长,何不想让我说一下,我所支付的佣金呢?”

“那好吧,你说说看,你打算用什么价码雇佣我这个分会没有的成员。”

“一座紫金血矿。”

风狂施猛然站起来,脸色变得非常的骇人,像是被吓到了,又像是非常激动的样子,身体微微的颤抖。

紫金血矿!就算是整个北方大陆,也不过百余座,而且其中大半都已经是开采的所剩无几了。

一座新的紫金血矿,那将不只是财富,而是权势!

“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风狂施激动的问道。

“我很确定,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神木林淡定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这些,你应该明白一座紫金血矿意味着什么,那就相当于无尽的财富,你甚至可以抛弃混乱城的一切,只要拥有这座紫金血矿就足够了。”

“如果可以独占,我当然希望能够占据这座紫金血矿。”神木林无奈的看着风狂施:“可是以我们神木族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占据的了,而且一旦消息传出去,那么我们神木族将面临着灭顶之灾,与其冒着被灭族的危险,还不如以这个消息作为一个筹码。”

风狂施深深的看了眼神木林,收回了目光,然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你很聪明,也很懂得取舍,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不是普通人能有勇气做出的。”

“那么风会长,你的决定呢?是否接受这次的雇佣?或者说是交易。”

“接受,前提是你给我的信息是正确的。”

“风会长,你觉得我敢欺骗你吗?”

“我知道你不敢。”

……

“结盟?”白晨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暗血族族长暗夜。

暗夜很诚恳的看着白晨:“是的,我想与阁下结盟,我们暗血族并不愿意开战,可是神木族和白虎族却逼着我们开战,不然的话,他们将要联手攻击我族,所以我只能与阁下结盟。”

“你们暗血族有什么资格与我结盟?”白晨理所当然的问道。

“阁下,你应该知道,如今整个混乱城都在酝酿着一场战争,一场针对你的战争,你毫无胜算,哪怕没有我们暗血族参与,你也毫无胜算,白虎族甚至联络了白狮城的守护神圣狮皇,再加上白虎族的兽皇以及神木族的神木尊者,三个半神联手,你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如果再加上我族的暗血圣王,四对一,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

“四对一!?看起来的确是胜券在握哦……”白晨轻笑了起来。

“阁下,你不信我的话吗?”暗夜看到白晨轻佻的态度,脸上微微的露出一丝不满。

“信,我当然相信,不过这还不足以吓倒我,你们必须表现出更强的实力,不然的话,别说战胜我了,恐怕都吓唬不了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无话可说了,阁下好自为之吧。”暗夜气愤的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去。

虽然他这次来,本来也没安什么好心,可是白晨的态度,却让他非常的愤怒。

“明天正午,混乱城以北三百里的石林!我们会恭候你的大驾,希望你不会怯场!”

暗夜怒气冲冲的离去,一直站在白晨身边的海则,却是忧心忡忡。

“主人,你真的要单枪匹马的去应战吗?”

“放心吧,几个跳梁小丑,对我毫无威胁。”

“逐个击破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与他们正面对阵?”

“逐个击破很容易让我的敌人跑了,如今这样的局面反而是最好的,他们集结起来,可以让我一锅端。”

海则苦笑不已,虽然已经料到白晨会这么回答了,可是他对白晨的答案,还是充满了无奈。

自己的这个主人,似乎永远都喜欢把事情搞大。

在他的字典里,似乎永远没有稳扎稳打这个词。

甚至海则觉得,自己的这个主人完全可以与暗夜虚与委蛇,哪怕明知道对方同样没安好心,一样可以反利用对方,而不是直接的撕破脸皮。

当然了,海则也不知道,是该说自己的主人自信还是自大。

可是毫无疑问,明天的那场对决,就将决定混乱城的归属。

是白晨一败涂地?还是扭转乾坤?

海则也不知道,不过他现在没有最初对白晨的那种拒绝态度,反而有点期待明天的那场对决。

“主人,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没有,训练好那些人手,还有你自己,不要让自己输给自己的手下,那会很没面子的,有些东西该用还是要用。”白晨淡然说道。

海则脸色一僵,他不明白白晨的意思,难道白晨知道了什么吗?

“在那个岛屿上,所有人都知道,你那天晚上去拿了东西,不过不管是我还是金玉,都没有向你索取,你知道为什么吗?”

“主人……你……你们知道?”

“你真的以为,你隐藏的有多好吗?”白晨翻了翻白眼:“我们抢金血矿石是因为你自己送上门的,不过那个东西是你父亲留给你的,所以我们谁都没说,不过那个东西既然已经拿到了,就没必要一直藏着,你也不要想着掩盖,如果我要抢早就动手,也不用等到今天。”(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有哪些专家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温树勤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史积善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