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沧资讯网 > 体育

墨香桃妖傳奇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56:13

  摘要:从遇到她那一刻起,他的眼里就从不曾容下除她之外的任何女子可这一生,注定他只能如此远远的守望着她,为她倾尽一生,为她相思一世 一座小屋,四周全是開得姹紫嫣紅的桃花,一位白發老者立于一株桃花樹下,吹奏著一首塤曲满树花瓣随风轻轻坠落,落在桃树下的一座坟头上,墓碑上刻着"上官侠客逸俊之墓"桃花树与这侠客之墓俩俩相对,犹如一对爱侣,一位含笑而立,一位低眉轻许对着这一桃一坟的老者,看似如此云淡风轻,心却从不曾平静,这一生,从遇到她那一刻起,他的眼里就从不曾容下除她之外的任何女子可这一生,注定他只能如此远远的守望着她,为她倾尽一生,为她相思一世

  ——序

  一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暖风吹得人儿醉,满池碧水也被春风撩拨得丝丝荡漾在这烟雨迷离的秦淮河畔,丝弦声声入耳,吴侬语软,处处胭脂飘香,胜似人间天堂

  只见佑大的金字招牌上的"胭脂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门口一群穿得大红大紫,妩媚妖娆的年轻女子更是让大街上的男子看花了眼,看丢了魂此胭脂楼在洛阳城可是远近皆知,胭脂楼中之花魁桃依媚更是艳绝全城,芳名远播此女不仅容姿卓然,倾国倾城,且精通各种丝竹弦乐,琴棋书画更不在话下,让人更羡慕倾倒的便是那犹如天籁的嗓音,低如燕儿呢喃,高若黄莺出谷,余音绕梁,让听者为此赞叹不已!许多慕名而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数不胜数

  一顶豪华的官轿停在了胭脂楼前,大红色的轿顶镀金雕兽,紫色纱曼从轿顶倾泻而下,轿门上一串串乳白色的珍珠发出一阵阵轻脆悦耳的颤音门口的老鸨满脸堆笑急步慌忙迎上前去,伸出一双戴满金银玉饰的手扶住落轿而出的人

  只见此人着一身丝质绸缎裁制的黑衣,腰间系着由黄色玛瑙镶嵌而成的红色腰带,只是满身的珠宝却掩不住平日山珍海味后滞留下的雍肿身形,更掩不住奢靡生活留下的那股俗味

  “唉哟喂,今什么风咋把刘大人给吹来哩,姑娘们快来,快来,迎接大人”老鸨边扶边喊着

  门口姑娘听到老鸨一声吆喝,一个个扭腰摆臀朝着刘大人而去,各使媚态,像八爪鱼一样附在这位刘大人身上

  “去……去……去……”立在刘大人一旁一位留着八字胡,下巴长着一颗大黑痣的男人朝黏在刘大人身上的女人喝斥着,并又对老鸨说道:“喂,我说你这个胭脂楼是不是不想开了我们大人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吗居然叫这么一群胭脂俗粉来糊弄我们家老爷”

  “去……去……”老鸨忙上前推开傍着刘大人胳膊的女子,挤出满脸笑容说道:"瞧这位爷说的,来这都是寻乐子的嘛,爷不满意咋另选,选到能让大爷您满意的姑娘为止如何"老鸨边说边把刘大人往雅间迎

  一落座,老鸨忙着将剩余的姑娘一批批的往雅间里送,却又是一批批的被送了出来,老鸨急得满头是汗,正欲上前,这位刘大人终于开了金囗,说道:我说你也别忙活了,我今儿来,是为桃大美人而来,叫她出来吧"

  “可是……”

  “还有什么可是的,我们家老爷可是百忙之中专门抽时间来瞧桃美人的,别不识抬举”一旁的八字胡说道

  “我的爷,可这会媚儿还有恩客在呢,我在帮爷挑其她姑娘可好”说完朝着立于一旁的一位姑娘喊到:“翠柳,快,快来伺候……”

  话未落音,却被硬生生打断

  “我说你们胭脂楼今是不是不想开门做生意了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刘大人是什么来头,今要是见不着桃依媚,你们明天就别开门了”八字胡提高声音说道

  “这……爷你就别吓我这老妈子了,我这就去帮你请媚儿来,你消消气,消消气”

  二

  一阵如泣如诉的埙音回旋在一片绯红的桃花园中,低沉而绵长,哀婉而又缠绵,配合着如燕呢的歌声,让听者不由自主的止步倾听,沉浸在这如痴如醉的音律中

  一旁的老鸨焦急的等着这一曲完结,才匆匆上前说道:“媚儿,外面有一位大官人指名道姓的一定要见你,妈妈也是没办法才来请你”

  “哦,也有让妈妈你为难的客人么”一阵犹如清泉般的声音响起

  “媚儿,你不知道,他可是当今位居二品的尚书令刘知秋刘大人,这指名要见姑娘,妈妈也是没办法”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吧,媚儿一会就出去”

  “好的,那老身先去外面招呼了”说完消失在桃园中

  只见女子转过身来,如瀑黑发随着身体的转动在阳光下散发着如绸缎般的光晕,一张白净的玉颜比盛开在桃园里的花儿还要娇艳几分樱唇轻启,对坐于石桌边手拿埙的青衣书生说道:"三郎,你在此歇息,我且看看去"语罢对着青衣书生盈盈一笑,这一笑,女子自己自然不知是如何的魅惑众生,倒是差些让青衣书生看失了神女子见书生如此看着自己,有些娇羞的用丝帕掩面匆匆而去了

  青衣书生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一张俊脸上尴尬的映满了红荤,嘴里念叼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惹得站在一边的丫鬟也忍不住掩面偷笑

  自古文人多穷酸落魄,这位青衣书生亦是如此,纵有满腹经纶,学富五车,却也是难入仕途文人墨客的落寞惆怅,也许只有这些不幸流落烟花之地的女子才更懂吧同叹命运不济,同悲世态薄凉,才有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这相逢何需曾相识的感概吧

  三

  “我看你们这胭脂楼就等着关门吧”只听见一声怒吼从雅间里传出

  “刘大人您消消气,媚儿一会就到,您这气坏了身子我这老妈子可是担待不起的,大人既要见美人,自然也得多候些时辰让姑娘梳洗打扮,对不”

  桃依媚在门口听着老鸨的话,微微一笑,朝站在身侧的丫鬟递了一个眼神,丫鬟忙上前推开了房门并喊道:“桃姑娘到”屋内的老鸨忙上前扶着并朝坐在桌前刘大人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这说曹操,曹操就到”

  只见这位刘大人两眼双光,早已不复刚才那幅趾高气扬的模样,一张肥脸上堆满了笑

  “媚儿见过刘大人”桃依媚上前身子微倾施礼道

  “姑娘请起,请起……”刘大人忙上前扶起的同时,一双肥手也在桃依媚的手上来回的蹭着

  “久仰刘大人大名,今日得见,小女子真是三生有幸”说话间不经意便抽回了一双葇荑

  只见这刘大人一双眼在桃依媚身上上下打量着并说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姑娘之容颜芳姿,可真是倾国倾城,魅惑众生呀只要姑娘愿意,本大人就天天光临,与姑娘日日相见可好"语罢又欲伸出一双肥手去拉刚抽出的一双纤手,只见桃依媚上前端起桌上的茶壶并斟满茶杯,朝着刘大人说道:"那今日媚儿就以茶代酒,谢谢刘大人厚爱了"

  老鸨上前端起桌上的酒杯并斟满,送到刘大人手中,说道:“刘大人请”

  两人饮完,桃依媚巧笑的对刘大人说道:“刘大人今日光临,那媚儿就献丑给刘大人弹奏一曲可好”

  “哈哈......,早闻姑娘精通弦乐,当然是荣幸之至,只是今日本大人只想请美人你陪我喝酒,这些丝竹之声早就听烦了,来,美人,陪本大人干一杯”说完倒满一杯便递了过来

  “大人,媚儿向来是从不沾酒的,请大人见谅,若大人想要饮酒,我这就让妈妈给大人挑选几位妹妹陪大人喝个痛快”

  “我今日就要美人你陪,其她的通通滚蛋”

  “唉哟,我说刘大人,媚儿真的是滴酒不沾的,我们胭脂楼美人多了去了……”

  “你给我闭嘴,我说的话没听见?”

  老鸨的话未完便被刘大人给打断了

  “刘大人,媚儿真的是从不饮酒,既然大人如此盛情,媚儿帮大人斟酒可好”

  “是啊,是啊,我们家媚儿可还从未给别人亲自斟个酒,今儿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啊”老鸨忙附合说道,说完忙使了个眼神给桃依媚媚儿心领神会,忙端起桌上的酒盏斟满,微笑说道:“刘大人,请”

  可谁知几杯酒下肚,这位刘大人借酒性数次调戏桃依媚,媚儿实在厌恶之极,心里暗自说道:“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这仗势欺人的狗官”

  当这位刘大人再次去摸桃依媚的纤手时,一下子从桌子前蹦了起来,猛挥舞着左手并大声叫嚷道:“疼,疼死我了”

  “大人,大人这是怎么了?”媚儿忙上前询问道

  “你,你的手怎么像长满刺一般刺得我好痛”

  桃依媚伸出自己的双手边看边说道:“我的手怎会有刺呢大人你可真会说笑”心里却暗自好笑,暗暗骂着:“狗官,谁让你占本姑娘便宜,刺不死你才怪,哼”

  刘大人郁闷的看着面前的这双纤手,确实也并无异样,还是如此白晳纤弱,难道是自己喝酒喝晕了么

  看着这狗官一脸呆样,桃依媚上前将刘大人扶回椅子上坐下,刘大人这才放下心来继续饮酒,杯到嘴边却又停了下来,开口道:"这样饮酒未免也太乏味了,不如美人为我跳支舞助兴可好"

  "既然如此,那媚儿就为大人舞一曲巜醉霓裳》吧"

  丝竹声声响起,裙裾飘扬,水袖盈盈,纤腰仿若杨柳扶风,如此绝世佳人,婀娜多姿的翩翩舞姿看得刘大人心里发痒,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恨不能将美人看穿,一双贼手也朝着美人柳腰伸去……

  忽然只听得“啪”的一声,接着传来刘大人愤怒的声音吼道:“你这个臭婊子,居然敢动手打我,看大爷今天怎么收拾你”

  “本姑娘虽身在这烟花轻薄之地,可向来只献艺不卖身,刘大人你也休得如此轻薄于我”媚儿恼怒的说道

  “哈哈哈,婊子还装那门子清高本大人瞧得上你,那是你前世修得的福气,乖乖把大爷我伺候好了,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说完又朝桃依媚扑去

  媚儿一闪身,便让那刘大人扑了个空,一个趔趄,撞在了柱子上,痛得头冒金星,满脸抽筋媚儿掩嘴轻笑,刘大人回个神来,又朝着媚儿扑来……

  “哈哈哈,这回美人跑不了吧”只见刘大人得意的说着,正想嘟起嘴一亲芳泽,却被眼前的一张脸吥得魂飞魄散,只见面前的俏脸忽然幻化成一张满脸溃烂的脸,而且眼角还流着血,一声惨叫,推开怀中人儿撒腿就跑,边跑边叫:“来人啊,有鬼啊……”

  “老爷,怎么啦”听见声音的八字胡从楼下看见自家老爷这惊慌失措的样子忙寻问道谁知刘大人确实被吥得够呛,一头撞在仆人身上,主仆二人给撞的叽里咕噜的滚下楼来,惹得楼下的客人一个个都朝这楼梯瞧来

  可怜的俩人被摔得鼻青眼肿,这八字胡捂着摔肿的眼睛说:"唉哟,老爷呀,到底怎么回事呀"

  刘大人正欲开口,却看见桃依媚从楼梯上款款而下,忙爬着躲在八字胡的背后哆嗦说道:"鬼……鬼呀……"

  八字胡被弄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嘟囔道:"这大白天的,那来的鬼哟,这明明就是美人嘛,老爷你喝糊涂了吧"

  刘大人一脚朝八字胡踢去,说道:"你才糊涂了呢,快,快去叫人来把那妖女给我拿下"

  八字胡摸着被踹得生疼的屁股叫道:"来人呀,把这妖女拿下"

  老鸨不知发生了何事,可一见这架势,忙上前说道:"哟,我说刘大人,有什么事慢慢说,慢慢说嘛"

  只可惜此刻为时已晚

  一帮士兵从门外乌泱泱的跑了进来,朝着桃依媚而去,桃依媚正想出手,不曾想一个黑影一把便将她给拦腰抱住,飞身而起,然后从半空缓缓而落桃依媚打量抱着自己的男子,一身黑衣,从侧面分明的轮廓也足以看出男子相貌非凡,一手抱着她,一手握着一柄长剑

  轻轻将她放回地上,黑衣男子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姑娘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看着男子如雕刻般的五官,桃依媚脑中闪现了一幅画面,喃喃说道:“是你,是你……”

  四

  “姑娘认得我么为何我不识得姑娘”

  “我……”正不知如何解释,那一帮士兵却冲了上来,忙说道:“他们又来了”

  “别怕,有我”男子将她护在身后,双手环抱着,朝着这群士兵嘴角扬着一抹嘲笑都没看见男子动手,这群士兵却全部爬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一群废物……”刘大人正想大骂,楼上的男子却忽然掐住了他的脖子

  “早就想收拾你这无恶不做的贪官了,今天一定让你尝尝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

  “少……少侠,有事……好商量……咳咳……先松开好不好”

  黑衣男子笑笑,说道:“松手哦,好呀”一运功,这位刘大人便被抛进了半空,接着被重重的摔了一个狗吃屎,爬在地上直哼哼

  “哟,刘大人,没摔疼吧这可是你叫在下松手的哦”黑衣男子上前蹲下身子说道

  “大胆,你敢这样对我家老爷……”八字胡忙上前扶跌倒在地的刘大人

  “哟,冤枉呀,大人,可是你家老爷让在下松的哈”

  “你,你,你,小心你的狗命,我家老爷可是当今尚书大人”

  “我怕,怕,怕,怕,大人”黑衣男子做出一幅惧怕的模样却一脚将刚站起身的二人都踹在了地上,把一只脚踏在他们身上说道:“你这仗势欺人的狗奴才都如此嚣张,看来明年的今日,得成为你的祭日了哦”

  “少侠,饶命,饶命呀,我也是被逼的呀,我上有八十高堂……”

  “下有妻儿弱小哈,老子听都听烦了,受死吧”

  共 1261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凝眸望,日暮青山迢,云水千年彩蝶翩翩,相濡化碧,顾盼十八里断肠情何物雨滴红心草,寸叶孤弦清风,唱着岁月的轻歌,萦回婉转,飞过千山,沁入心间三月的桃花,踏着柔情的心波,一季一动,诉说情缘千年世人自知桃花美,只知桃语香,可谁知桃花泣泪也千年此文将一个伤心的故事娓娓道来一个善良的大侠,一个痴情的书生,一个知恩图报的“桃妖”三人之间,一曲绝世唯美的爱,一首爱的序曲和赞歌只叹:都说花容娴,谁知经冬天一季春芳尽,几时得月圆此文作者文笔娴熟,词句婉约丰满描写细腻倾情推荐共赏感谢您赐稿墨香,期待您更多的佳作【:麦瑞】【江山部·精品推荐】

  回复1楼文友: 22:2 : 0 谢谢,秋安

  2楼文友: 06:52: 0 青衣书生在坟前立下 上官侠客俊逸之墓 并将手中的桃仁放在坟墓对面,用嘴咬破手指,一滴滴鲜血滴落在桃仁上,这枚桃仁竟奇迹般的长出了嫩芽,瞬间便长成了一株桃树,花开满枝欣赏问好

  回复2楼文友: 10: :54 谢谢,问好

  楼文友: 16:09:51 祝贺紫烟轻舞再摘一精,墨香有你更精彩

  回复 楼文友: 10: 5:15 谢谢社长支持

产后可以做哪些瘦身运动
为什么小孩缺乏维生素D长得慢
便利妥成人纸尿片价格
治疗肥胖症的中药药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