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沧资讯网 > 体育

最强保镖 第243章 :跪下道歉

发布时间:2019-10-18 00:07:36

最强保镖 第243章 :跪下道歉

就在孙准备狠狠推开林韵芝的时候,他却被人给推了一把,直接侧着就摔了出去,来了个优美无比的狗啃屎。

当然是何洛动的手了,他怎么可能看着别人欺负自己的好宝贝林妹妹呢?动嘴可以,动手那就不行了,动起嘴来,他发现林妹妹还是挺犀利的。刚才林韵芝撞倒王樱不是有意的,但王樱张口就直接开喷了,这让她很受不了,所以才会引发出这样的矛盾来。

那位导购xiǎo姐默默退到了一边,去找经理去了,这件事已经不是她能够处理的了,这些都是有钱人,她一个也惹不起。

何洛淡淡地説道:“你一大男人还准备去跟xiǎo姑娘动手,丢人不?要不咱们练练?”

他走到了林韵芝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轻轻摸着她的脑袋。

林韵芝吐了吐舌头,然后不再説话了,自己的男人已经来了,交给他处理就可以了。

“xiǎo子,我不管你是谁,你敢推我?你死定了

!”孙文章的下巴已经在地上磕碰出了鲜血来,他冷冷地看着何洛,警告了起来。

“xiǎo逼,你来挖我的墙角我就不説了,挖不到让羞辱了还他娘的有脸动手这就不对了!老子很看不惯你啊,你再威胁我,信不信我就直接在这里再把你给揍一顿狠的?”何洛diǎn着孙的鼻子问道,趾高气昂的模样,活生生的二世祖啊。

林韵芝觉得何洛嚣张起来的模样还是挺帅的,嘻嘻一笑,把他抱得更紧了,就这么靠在他怀里。

孙刚才让何洛一推摔得够戗,没敢再叫板,王樱也急忙跑过去将他给扶了起来,叫道:“,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孙摇了摇头道:“xiǎo樱,我没事,咱们得先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孙是孙文章的亲弟,正儿八经的江浙一带大少,没想到来天南不久就吃了个瘪,实在是无比难受,必须得好好把何洛给收拾了,让那个妹子认识到自己的厉害,然后赶紧过来跪舔。

“选好了吗?”何洛捏着林韵芝的下巴问道。

“嗯……那辆tt挺不错的,就红色那辆。”林韵芝説着。

何洛diǎn了diǎn头,説道:“你过去处理吧,就直接刷我给你那张卡就可以了,让他们把手续都包办了,多花diǎn没关系,可以少diǎn麻烦事。”

林韵芝从自己的包包里翻出何洛给她的那种银行卡,然后diǎn了diǎn头,准备选购一辆红色的奥迪tt。

“买最贵的,贵的质量要好一diǎn。”何洛提醒了一句。

“哦……”林韵芝答应了一声,“可我不会杀价啊!”

何洛摸着她的脑袋道:“大胆杀就行了,要是杀不下来就直接买呗。”

这下孙也知道了何洛应该是一个有钱有势的二代,毕竟何洛还是比较年轻的,孙可不认为他这么年轻就能够白手起家做出一份大家业来!当然,何洛的钱的确都是他自己流血赚来的,其中盗取某国武器机密,一脱手那就是卖了好几个亿的。这种事情虽然一本万利,但是一旦失误那就要丢掉自己的命了。

商人们做生意失误了dǐng多就是亏钱而已,而何洛一个失误则就是丧命。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你推了我一把,你説这件事怎么处理吧?我觉得你该给我个交代。这样吧,跪下来道歉,这件事就算完了。”孙并没有什么忌惮的,他不认为自己随便出门就能踢到一块大铁板,能比江浙孙家还要厉害的可并不多。

何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是狂妄得可以。

“你还是韵芝的同学?我看你这女人真是连狗都不如,真不知道她怎么忍了你这么久的。还有,这位煞笔朋友,你説要让我跪下道歉是吧?好,我话先放在这里,今天你要不给我跪下道歉,你就别想走出这家4s店了。”何洛淡淡笑着,已经开始放嘴炮了,当然他可不只是会打嘴炮的家伙,一旦动起手来那就是非死即残的了。

何洛觉得很生气啊,居然敢欺负林韵芝,敢挖自己的墙角,完了还很嚣张告诉自己要他跪下才行。

王樱的脸色一下就变得煞白了起来,没想到林韵芝找来的这个男朋友竟然这么嚣张,而孙也是一脸阴沉。

何洛説道:“我先跟你説,赶紧叫人来,要么就赶紧给我跪下道歉,不然今天你死定了!”

这个时候店里的经理走了过来开始劝架了,説着diǎn和气话,一个劲递烟。

“我女朋友看上了那款奥迪tt,已经去咨询去了,你赶紧过去给她处理一下,给个实在价格。这件事碍不到你的头上来,我自然有分寸的,你别在这里劝架了,当心这位大少爷一回头给你也干下去。”何洛笑了笑,説道。

听着何洛的声音带着diǎn京腔,孙心里是有diǎn警惕的,莫非是京城里哪个大佬家的大少?不过看着也不像啊,他也从来没见过这么一号人。

何洛不耐烦地看着孙,道:“赶紧打叫人去,我先説了,要是人不来,你得躺着从这里出去!”

孙冷笑了一声,道:“好,我看你怎么让我躺着出去!老子这就打叫人!”

説着,孙已经开始拿拨孙文章的了,他是没什么本事的,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事情都是孙文章帮他扫的尾。

“哥,有人惹我,説是我不喊人来,他就要让我躺着出去。”孙直接就説道,没什么拐弯抹角的地方。

何洛吸着烟,默默等待着,那个来劝架的经理被他打发去陪林韵芝砍价去了。

“你又惹到谁了?”孙文章説着。

“听口音是个北方来的,估计是京片子,不过我也没看到过他,不知道是谁。要不,你过来看看?”孙问道。

“行,我带着孔叔过来瞧瞧到底是何方神圣再説。”孙文章説道,问明白了地址之后,带上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就开车往这边赶了过来。

何洛问道:“你叫人了吗?要是没叫人我可就动手打人了啊!”

孙道:“你放心,到时候能让你死得很惨的。”

林韵芝在那边也有些不放心,把身份证和驾驶证什么的扔在那里,付了首款,然后就跑了过来。

“怎么了?”何洛以为她又改变主意不准备买车了呢,摸着她的脑袋轻声问道。

“没事啊,就是过来看看嘛!亲爱的,咱们不跟他们纠结了,麻烦死了。”林韵芝xiǎo声地嘟囔着。

何洛刮着她柔嫩的脸颊,道:“你老同学这么看不起你,我能让她踩了你一头吗?要是下次同学聚会再遇到怎么办?我不想看着我的韵芝被人欺负呐,别担心,一切都由我来处理就好了。”

“嗯……”林韵芝温顺地diǎn了diǎn头,“亲爱的,你对我最好啦!”

何洛呵呵笑着,説道:“快去弄你的车去,别在这里掺合着,一会儿处理完了再説。”

林韵芝应了一声,又xiǎo跑着走开了,似乎一diǎn也不担心何洛这里。王樱心里很来气,就这么撕破了脸皮,好像吃亏的还是她和孙。

何洛又坐回了沙发上去,看了孙一眼,道:“处理完之前你最好别跑,不然的话我会直接打断你的腿。”

説着,拿起杂志又无聊地翻阅了起来,看看最近又出了哪些新款,系统又做了什么改变。

孙让何洛这句话气得脸色一阵阵发青,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找何洛火拼,但是却终究没有这么做,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毕竟还不大清楚何洛的底细,而且自己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万一上去了是自取其辱呢?孙可不想再白白挨打一顿,还是等着自己的大哥带着孔叔来了再説。

孔叔名叫孔令扬,帮孙家做事已经很多年了,手里不知道沾了不少条人命,是个狠到了极diǎn的人,功夫也很高,可以説是孙家的第一高手,当然,説他在江浙一带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不为过。

道上的人,哪个听到孔令扬的大名不得恭恭敬敬喊一声孔叔或者是孔爷?

孙文章被家里的人从警备区里给提了出来,不过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不知道砸了多少钱,不然的话,他现在都还在警备区里呢。

最近到天南来谈一笔买卖,孔令扬就跟在他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孙文章被警备区给扣了的事情让人很恼火,整个孙家都很愤怒,但是一探知,他是得罪了宁家成的女儿、那位宁家xiǎo公主之后,就立刻都闭嘴了,谁活得命长了去得罪建邺军区首长的女儿?而且建邺可就在江浙这一带盘踞呢,要真惹毛了人家,拉一个连队来孙家抓人,他们都屁也不敢放。

宁家在江浙沿海这一带可以説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孙家,想跟宁家掰腕子,那不死也得残废了。

孙文章在滨海的警备区里真是吃够了苦头,他跟周怡然也彻底掰了,原因是周师长插了进来,勒令周怡然给他分手。

这真是巨大的双重打击啊!

唐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遵义羊癫风医院
济南治疗盆腔炎费用
唐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遵义专业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